宽广胸襟容装“大家”“小家”

  • 时间:

  嫁给管理艾滋病罪犯的监狱警察,吴志英除了独自扛起家庭生活的重担,还在工作上给予刘文林特殊的理解和支持。艾滋病罪犯是特殊群体,普遍存在“刑期比命长”的想法,改造中失去活下去的信心,破罐破摔、威胁报复,极端的情绪严重影响到监狱民警的人身安全。

  在三十二监区,刘文林与其他民警一样,坚持科学管理、科学防护,为加强与艾滋病犯的沟通,消除他们的被歧视感,在确保不被感染的前提下,坚持对服刑人员实施“三不”零距离管理:不用口罩、不戴手套、不穿防护服,以便用真诚去感化服刑人员,让他们有尊严地活着。作为一名护士,吴志英虽然清楚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和预防方法,但刘文林身处高危环境,要说一点不担心也是假的。自从刘文林到了三十二监区,吴志英每次见面或者打电话,都要给丈夫“上课”,叮嘱他工作中一定要学会科学地保护自己。

  他们的儿子贝贝对此深有体会。从他出生到现在,爸爸很少在家,一家子难得坐在一起吃饭、逛街。妈妈工作忙的时候,自己时常被寄养在邻居家。贝贝回忆,他小时候经常会头疼脑热的,从来都是妈妈陪着他、照顾他。有一次贝贝住院三天,夜里也一直挂水,而监区已安排爸爸押送一名暂予监外执行罪犯回四川原籍,路途遥远,联系不上家里,也帮不了忙。妈妈担心爸爸的同时,一个人在医院陪伴贝贝,怕儿子睡着了会不小心碰坏针头,便时刻看护着他,那一次妈妈连续三夜都没有睡觉……吴志英的不易,朋友们看了也心疼,有人与吴志英开玩笑说“刘文林顾不到家,什么事都是你做,你有没有后悔嫁给他呀?”吴志英总是说:“我既然选择了他,就要支持他,我只有把小家照顾好,他才能安心为大家。”

  在努力搞好自身事业的同时,吴志英与人为善,热心做起了街坊邻居和朋友们的“保健顾问”,既帮助他们减少了身体疾病,又使他们对原本“敬而远之”的丈夫减少了生疏。在大家眼里,吴志英是一位温柔贤惠、聪明能干、乐于助人的好人。“她做事认真、负责,平时工作又忙,还要为这个家操这么多心……”每当说起妻子,刘文林就会露出一丝内疚。他知道妻子热爱自己的事业,但是为了这个家,她牺牲了很多……

  “黑车”不安全,可能大家都知道。但大部分“黑车”的服务的确要比出租车来得好,出租车要与“黑车”竞争,肯定是失败者。

  现年54岁的吴志英,是金坛市尧塘中心卫生院一名护士,也是省新康监狱32监区民警刘文林的妻子。结婚30多年来,吴志英用宽广的胸襟和无限的宽容,为丈夫营造了一个实现人生价值的良好环境。在她的支持下,刘文林多次受到省局、监狱的表彰。2015年年底,刘文林因为在艾滋病监区工作突出,被省监狱管理局荣记个人三等功。荣誉的取得,是刘文林用踏实勤奋的工作换来的,也是吴志英长期支持丈夫事业的璀璨结晶——每一份荣誉的背后,都有她默默付出的故事。

  30年来,吴志英就是这样,默默地承受,默默地支持,默默地奉献着。然而,即便她为丈夫和家庭付出了这么多,在自己的事业上,她依然积极上进、力争上游。“我热爱护理事业,能减少患者的痛苦,是我最大的快乐。”吴志英自参加医院护理工作以来,始终兢兢业业,把患者安危摆在首要位置,用耐心、细心、爱心、诚心和责任心在平凡岗位上默默奉献。如今,54岁的吴志英已经退居二线,但她每天仍会到医院,帮助值班护士整理药品,为患者打针,得到患者和同事一致好评。

  只读最重要的书,只做最重要的工作,只见最重要的人;不读次要的书,不做次要的工作,不见次要的人。这样才是高质量的生活。我的采蜜哲学与此相似:人的生活应当像采蜜,只撷取花中之精华。

  史玉柱回归巨人,又放了一次炮,大意就是员工得是狼,不能是兔子。吴志英接到电话后,用她的专业知识逐步消除了丈夫的疑虑,“艾滋病,说起来都觉得很可怕。第二,这种妥协是需要的,甚至必须的,但一刻也不能忘记,这只是妥协。如果一定要对当前的状况作一个定性描述的话,我会说:第一,改革没有停滞,但改革的步伐放缓了,靠它换来了一季度的数据;2007年,在组建三十二监区——江苏省唯一一个集中关押艾滋病服刑人员的监区时,刘文林主动自愿报名,由于是要直接管理艾滋病罪犯,刘文林担心家人不同意,内心有些犹豫,便电话征询妻子的意见。兔子遗祸无穷。有人这样总结:大致上赞同史玉柱的看法的,是老板和底层员工,而反对史玉柱的,都是中高层。

  当护士遇见警察,两个繁忙的职业碰到一起,这个“家”就比一般的家庭忙碌了几倍。身为监狱警察,加上监狱地理位置偏僻,家中大小事务基本指望不上。吴志英作为一名护士,也时常需要加班加点,其工作强度并不亚于刘文林。然而,无论多么繁忙、劳累,她都会挤出时间、打起精神来打理家里的一切。

  “一从捐赠安全性上来说,像浙大金书记(金德水)为首的领导班子口碑非常好,他会保证项目顺利实施;二是实打实有栋楼建在那里,能看到的。三是在数学方面做些公益,更有意义。数学不光是科学之母,中国未来、全世界未来,都是大数据的天下,人工智能的天下。人工智能你把它扒开了看,其实就是算法,算法就是数学、概率论,统计学,各种数学理论的体现。大数据其实最后也是统计学、概率论,数学类的东西。人工智能、大数据,未来发展会非常快,会深刻改变人的生活方式,基础都是数学。所以,捐建数学楼不只因为我是数学系毕业的,建这样一个数学楼非常有意义。“

  吴志英,一个平凡的女人,她用自己的体贴、理解和奉献支持着丈夫的事业;用无怨无悔的付出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无私奉献的“大爱”赞歌。三十二监区之所以能够被确立为全省政法系统的重大典型,被荣记全国司法行政系统集体一等功,英雄集体的背后是一群默默奉献的警嫂。都说女人如花,但她们不是繁茂的春花、生灵的夏花、静美的秋花,是从那凛冽的寒风中孕育生长,不畏严寒、凌霜傲雪的迎春花,而吴志英就是其中最美的一枝。

  (上接第1版)但我觉得既然监狱成立了这个医院,肯定是有防范措施的。再说,艾滋病的传染是有特定途径的,只要平时注意点,是可以避免传染的。再危险的岗位也要有人干,如果你想去,我告诉你怎么防护。”得到妻子的全力支持,刘文林更加坚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