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信念创“神奇”

  • 时间:

  “我们适度参与基层社会综合治理工作,力求做到找准定位,有所为而不乱为、到位而不越位。”汤战鹏说。

  “汤山法庭辖区位于农村,我们要在办案的同时,通过司法服务来化解矛盾,保障和谐,促进乡风文明,这是基层法官必须要承担的社会职责。”江宁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史兆祥说。

  多年来,汤山法庭一直坚持与辖区内派出所、司法所、交警队、村社区的共建。通过共建活动,一方面,对于经过多方努力无法达成调解协议而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可以了解基本情况,熟悉案情,以便进行正常的风险评估,避免激化矛盾;另一方面,方便法庭进行社会调查、调取材料,为法庭更好地开展工作创造条件。

  在这个大调解格局中,汤山法庭充分发挥司法在矛盾纠纷化解机制中的引领作用,指导人民调解委员会依法调解,并依法对人民调解委员会所达成的调解协议的合法性进行审查。

  在通知三方当事人来到村委会后,汤战鹏详细了解情况,并分别与三方当事人谈话,了解各自的想法。当摸清了三方当事人的想法后,汤战鹏从法理和情理入手,分析利弊。最终在村委会的主持下,三方达成了调解协议。韩某某赔偿贾某损失5000元,幼儿园赔偿韩某某损失3000元。

  如今,社区民调组织在调处一些矛盾纠纷时,如果遇到法律上的困惑,或调解出现僵局时,都会与法庭联系,法庭会及时派法官前往指导。

  只读最重要的书,只做最重要的工作,只见最重要的人;不读次要的书,不做次要的工作,不见次要的人。这样才是高质量的生活。我的采蜜哲学与此相似:人的生活应当像采蜜,只撷取花中之精华。

  以赡养纠纷为例,汤战鹏告诉记者,只要有此类纠纷起诉到了法庭,法官就会到被告所在社区开庭。“我们法官说法,社区的老百姓说理。面对周围邻居好友的指责,被告很快就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正是这种巡回审理的模式,以一起案件教育一片,显示“以点带面”的功效。

  家住汤山街道孟墓社区贾某的儿子,与安徽怀远来宁打工的韩某某的儿子,同在孟墓社区幼儿园上中班。2015年1月21日,韩某某的儿子在幼儿园教室内将贾某的儿子绊倒,跌伤头部。后经医院治疗,共花去医药费1795元。贾某的儿子出院后,为了补偿问题,贾某与韩某某和幼儿园闹起了纠纷。双方从村委会一直闹到派出所,又从派出所闹到司法所,随后从司法所又闹到村委会。村委会也想尽量把这个事解决掉,于是,社区主任就把电话打到汤山法庭。

  “全国指导人民调解先进集体”“江苏省最佳法庭”“江苏省文明单位”“法治江苏建设先进集体”,荣立一等功2次、二等功2次,连续三届获评“全国青年文明号”、入选“南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实践基地”……这一个个荣誉,便是汤山法庭向老百姓作出的最好承诺,也是全庭干警用司法信念创造出的“神奇”。

  近年来,社会转型期的矛盾纠纷日趋多样、复杂,有限的司法资源难以应对社会纠纷解决的需要,人民法院不堪重负。然而,成立33年的南京江宁法院汤山人民法庭,在案件数量激增的大环境下,连续多年来受理的案件数量波动较小。从2013年受理各类案件1699件,到2015年的1479件,汤山法庭秉持着一代代传承的“黄牛”精神创造着“神奇”。

  汤山法庭连续多年来受理的案件数量为何不升反降?庭长汤战鹏告诉记者,除了其自身加强审判工作外,还离不开汤山街道多年来精心构造的人民调解工作格局。

  这一现象与其他基层农村法庭的情况“背道而驰”,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汤战鹏将这一现象的成因归功四个字——“以点带面”。

  第二,这种妥协是需要的,甚至必须的,但一刻也不能忘记,这只是妥协。“在发生群体性矛盾纠纷时,各职能部门积极参与,风险被控制在最小范围内。通过民调例会,就能够及时了解掌握尚未形成诉讼的重大群体性矛盾纠纷的动向和发展趋势,共同参与研判,努力把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汤战鹏说。很多案件就是这样被挡在了诉讼之外。如果一定要对当前的状况作一个定性描述的话,我会说:第一,改革没有停滞,但改革的步伐放缓了,靠它换来了一季度的数据。

  在一次南京市法院组织的邀请人大代表进法院活动中,身为社区民警的省人大代表蒋自有来到汤山法庭。当他了解到基层法庭的工作后,深有感触地说,在基层调解,解决的不仅仅是纠纷,还起到法治宣传和亲情感化的作用,这对促进乡风文明、平安法治以及和谐社会建设大有好处。

  “黑车”不安全,可能大家都知道。但大部分“黑车”的服务的确要比出租车来得好,出租车要与“黑车”竞争,肯定是失败者。

  汤山法庭在坚持执法办案的同时,还通过各种方式对辖区内的人民调解工作进行指导。“除了选派审判经验丰富的法官对人民调解员进行法律知识、调解技巧的培训外,我们还邀请他们旁听庭审。”汤战鹏告诉记者,现在大多数社区的民调主任都兼任人民陪审员,通过参与庭审,学习法律知识,提高调解技能。

  史玉柱回归巨人,又放了一次炮,大意就是员工得是狼,不能是兔子。兔子遗祸无穷。有人这样总结:大致上赞同史玉柱的看法的,是老板和底层员工,而反对史玉柱的,都是中高层。

  汤山法庭有个坚持了很多年的传统,就是参加街道每月一次的民调例会。民调例会上,各社区对其管辖范围内近日发生的矛盾纠纷进行通报,各部门通报本部门处理的矛盾纠纷情况。法庭对社区处理的矛盾纠纷进行分析并对其调解的合法性进行依法指导。

  汤山法庭有一个“怪现象”,近三年来,辖区内婚姻、赡养及邻里纠纷案件出现了“负增长”,2012、2013年度受理的此类案件仅4件,2014、2015年度均为1件,有的社区甚至还出现了零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