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校友基金会为母校“要钱” 去年募捐超250

  • 时间:

  刘志峰甚至和基金会的同事一起调研养猪行业,发布养猪校友榜。有一次,一位校友的养殖场正在经历严重的疫情,基金会通过校友网络,帮他联系到一个做生物技术的校友,解决了养猪校友眼前的危机。

  新创基金会刚成立的时候,“校友捐赠”在中国还是个新鲜词汇。10年后,不断刷新记录的“富豪校友捐赠排行榜”已经能轻松挤上头条,成为一种衡量高校实力和面子的指标。

  在校友眼中,新创基金会却是“自己和母校联结的重要途径”。基金会请回国出差的Facebook高级工程师校友,到国内校友的科技公司来做“每人要几万元的报告”,最后只收了年轻人几十元钱。

  他作为“校外人士”参与为母校募捐筹款。不管是亿万元身家的华尔街金融大鳄,还是刚刚毕业,尚未在社会上站稳脚的“穷人”,只要是科大的校友,都会成为他“要钱”的对象。他所在的中国科技大学新创公益基金会(下简称“新创基金会”),是国内少有的“民间校友基金会”。

  那时,28岁的刘志峰还在加拿大忙着毕业,他不想“一眼就能看到30年后的自己”,也被创始理事们“改革大学教育”的激情感染,决定在新创基金会“挥霍大把的青春”。

  2006年8月,包括风险投资机构IDGVC合伙人周全、中国首家民营互联网服务公司创始人张树新在内的12位科大校友在北京的一家俱乐部“闲聊”,商议科大50周年校庆的事宜。一开始,大家讨论的主题是“为母校拍一部纪录片”。后来,拍纪录片的想法变成了设立全额奖学金。再到后来,纪录片和奖学金都成了“高速公路上跑的车”,“大佬”们想为这个大学建一条“高速公路”“一个30年乃至上百年后仍然存在的组织”。

  他加入了200个校友的QQ群,拿到了上万名校友的联系方式。从最开始的120条校友信息,到拥有11万条校友信息的数据库,新创基金会的校友覆盖率已经远超中国多数高校的校友会。

  直到去年小李琳被爆与一男子约会被指出轨,进而演变为体操名将李大双妻子李琳出轨的乌龙事件,小李琳发表声明澄清后才得知小李琳已离婚多年了,原来在小李琳身旁的男子是其男友也就是现任丈夫经超。对于两人离婚的原因不少网友也有众多猜疑,据悉,是因两人性格不合,多年来相处的并没有把两人磨合得很融洽而选择的和平分手。

  大多数时候,突如其来的见面机会并不会留给刘志峰足够的准备时间,因此他甚至能背出大部分重量级校友的简历。

  “我们承认我们就是唯利是图的机构,每天都跟校友要钱。”相对中国大学官方的教育基金会,刘志峰更喜欢直截了当,“不会又想要钱,又欲拒还迎,犹抱琵琶半遮面。”

  他会在和一个目标校友会面前,看完对方所有的文章,然后准备50多页的文档,“哪怕他在大学谈过什么恋爱,我都很清楚。”

  刘志峰的青春也和发际线一起褪去,从一个担心自己说不好话,拿着教话术的书在电话里给对方念上半个小时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狂人”。可是回国后,他却选择了“问别人要钱”的工作,一干就是10年。他是当年江西省的高考状元,进入以培养“神童”著称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下简称“科大”)少年班,然后留学,在国外名校拿到硕士学位。从通常的评价标准来看,刘志峰身上有很多光环。